2006年10月18日星期三

原创 2004 文字搬家 无法触及<二> 大哥

男人的堕落和放纵往往出现在两种事态之后,一种是重大利好,一种是重大利空。重大的利好可以让男人有一万个理由奖励自己,他们不喜欢选择一朵暧昧的花儿或者绚烂的蛋糕抑或是一瓶香水,他们重大利好之后的礼物选择上,更倾向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震撼效果,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们喜欢选择那种藏匿在桌子底下的偷偷的快乐;但是,利空之后的放纵和堕落则更多的是一种绝望后的无奈和茫然,好像一只受伤的食肉动物,他们所有能做的恐怕只能是找一个安静荫凉的角落,慢慢的舔着自己的伤口,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是对自己深深的怜惜和安慰。

我都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慢慢的接触到网上聊天的了,在我们那个城市,我应该是属于第一批上网的用户,这主要源于我的家庭,因为家里都是电信公司的,所以有很好的条件第一时间使用互联网。但是奇怪的是,尽管具备最早的上网环境,在网上聊天这个项目上我却始终缺乏兴趣,还记得最早通过长途拨号到瀛海威,那个时候大家还都比较认可NETSCAPE浏览器,当第一次打开瀛海威时空网站的时候,我心中的那份激动和兴奋,至今记忆犹新,当时身边根本没有人接触互联网,你根本不知道应该去访问哪里和怎么访问,惊人的长途费用在我蠢蠢欲动的好奇中灰飞烟灭,好在那个时期,正是我个人事业比较顺利的时期,也是在很好的一个经济前提保证下,我一步一步进入了互联网的时空。

那年是1997年!我27岁,结婚3年,还没有小孩。

我是一个从小就被老师和家长夸奖为很聪明的帅小伙子,现在父母家里还有我小学毕业时候照的一张照片,穿一个白衬衫,留着当年都没有人留的小分头,一张精明秀气的脸上洋溢着早晨八,九点钟太阳般朝气蓬勃的微笑,而今年过而立的我每次看到这张照片,内心却总是充满深深的忧伤,我是一个有很深童年情结的人,这种情结我自己都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恐怕源自内心中对理想和纯净的向往,也恐怕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逃避和自慰。每当我看着这张照片的时候,如果恰巧被父亲看到,他也总会满怀感慨的跟我说: 你看,那时候你多心疼,哎呀,那时候你可听话了,让干啥就干啥(此处省略150余字)。。。。。。

我生活在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中,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是一名会计,还有大我很多的两个哥哥,在童年依稀的记忆中,我生活在一个非常安逸和舒适的环境中,母亲是家里最操劳的,至今印象中都能清晰的记起每逢周日休息,母亲总是用一个很大的铁皮澡盆,用一块搓衣板从早上一直洗衣服到中午。而自打我有了记忆母亲的头发就是花白的,其实那时候她还很年轻。父亲不爱说话,他执着的坚守着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教师的光荣使命感,每天备课到很晚,对两个哥哥采取近乎苛刻的高压手段管理,而对我确始终温温婉婉。

大哥大我九岁,二哥大我五岁,这样的岁数差距也造成我跟他们不可能像很多家庭的兄弟姐妹那样一起玩耍,他们有他们的伙伴,我也有我的,好在那个年代,同龄人很多,住在一个大院里,不像今天的孩子如此娇贵和孤独。大哥并没有赶上上山下乡,但是中学的学业也最终被那个动荡的年月耽误,但是耽误的学业并没有妨碍他青春的岁月悸动,他曾经用木头自己加工很多的炭笔走上街头,画了很多身边的百姓生活,工农兵学商,各色人等的画稿堆在床上桌角,在某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阳光中,我会懒散的把大哥的画稿和一些他搜集的教材慢慢欣赏,那种绘画的风格是写意的,寥寥几笔,往往切中人物要害。

大哥那时候已经是一个正经历着青春期最美妙时光的青年人了,他曾经为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学工,进了糕点厂学习糕点制作,最终导致他到今天始终在饮食上排斥鸡蛋(因为在工厂偷吃了太多的鸡蛋落下了病根);也曾为了学习雷锋好榜样,亲眼目睹他浑身泥浆的回到家中,一家人惊叫:你干吗去了啊,他不紧不慢的说:不小心掉进和平渠(注:那个年代穿过城市的一条主要河流)了,随之迎来父母善意的责骂,他也报以敦厚的笑容,其实他哪里是掉进和平渠,而是碰到一场火灾后奋不顾身的参加到救火行动中去了,当然这是后来大哥所在的学校老师来家里说明事情原委以后我们才知道的。还记得大哥参加高考的那天,一家人围着他,叮嘱这个叮嘱那个,然后大哥拿出来一个铅笔盒,里边非常工整的放着各种笔,尺子,圆规等学习工具,父母看了以后由衷发出赞叹期望他能考出好成绩,但是大哥拉我出门的时候却偷偷跟我说:其实我啥都不会,准备这么多就是为了给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一看,这家伙,这么多东西,学习一定很好,呵呵。 最终大哥高考落榜了,没有人责怪他,那个年代,没有考上的是大多数。好在会两门外语的父亲给了大哥足够多的语言基因,他最终成长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活跃在中学的讲台上,当然,这是后话。

漫无目的的回忆把我深深的拉回到那个童年时期,现在父母仍住在那个院子里边,只是院子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院子了,一排排的平房变成昂然耸立的高层住宅,童年时期我们最爱活动的一大片空地也已经是当地知名的五星级酒店了,偶尔去父母家里,路上碰到某个熟悉的面孔,那些在童年生活中刻下深深印记的面孔,如今却已是古稀之年,怅然的坐在小院午后的阳光中,蓦然发觉,岁月如逝,光阴流转,匆匆的一生竟如此不留痕迹,却又感觉昨天仿佛就在眼前而时光却早已不在。时光把我们从一个懵懂的孩子逐渐雕刻为五毒俱全的俗人,这中间雕下的刻下的到底是年少的无知,还是如花一般美丽的童贞,我不得而知。时间好像一把双刃剑,在上天赐予我们欢乐的同时,也毫不留情的赐给我们悲伤和感怀,让我在这样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文字到处,不忍回首。 Posted by Picasa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