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8日星期三

原创 2004 文字搬家 2004年过去了 无法触及<一>

无法触及

这是一个很热的夏天,甚至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碰到的一个最炎热的夏天,人在异乡,也第一次认真的听了蝉的叫声,原来他们是可以一片一片响起的。期待能有一场大雨冲刷街道上四处弥漫的热浪,但已不再有那种雨中浪漫的期待,是已经过了浪漫的年纪还是对雨水的一种怨恨,怨恨他能冲刷一切,为什么不帮助我冲刷掉残留在心中的那一丝痛楚。

总是要有一些记录,岁月流逝,很多东西会悄然消退,曾经很信奉在时间面前不存在永久的快乐,当然也不会存在永久的痛苦。但是时间的主啊,能不能让这一切来得快一点点那,不是一个乞求,而是一种祈祷。

这个夏天是完全属于我们两个的,知道吗?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牵挂着但是又反复拒绝着,留恋着却又反复犹豫着,好像一块飞快旋转的磁铁对另外一块磁铁的吸引,永远处在周而复始的吸引与被吸引的中间层。那不是一种激情,更像是初出深闺的少女面庞中那一丝羞涩与茫然。

我就这样沉迷在其中,深深的不愿意自拔,好像嗜赌成性的赌徒,又好像沉迷毒品的瘾君子,之所以沉迷,是因为有快感,尽管这个快感短暂,但我知道,所有的一切最终是需要结算的。对无法把握的未来和对未来深深的恐惧,我面对帐单将无法支付,而你,妥协中的选择也将让你面对同样的境遇。我们都是穷人,面对数字吓人的帐单,我们都不具备支付能力。

我们都努力保持着清醒,但两个清醒的人依然大肆透支,一任情感张扬,文字放纵,一天一天,毫不吝啬时间和身体,从夜晚到白天,从冬天到夏天,从认识你的那一天,你首先说给我的那句话,第一次你给我灿烂的笑容,第一次我轻轻拉着你的手,不知不觉走到了这个炎热的夏天。
在刚刚开始的时候你总是叫我“猪头”,而我总是要回复你一句“你才猪头”,在认识你之前,我很少会用“哈哈哈”来表达我的心情,你也从来不会说“靠,妈妈的”,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跟你说“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爱一个人的感觉,从来没有过,一次都没有”,而你也总是不失时机的跟我说“你绝对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男人,不会,永远也不会”。我会经常跟你说“别把我说得那么没有出息”,你也会跟我说“放心,你放10000个心,我不会,永远也不会”。你知道吗?我是在一个已经夜入三更的时候独自在这里默默的回忆我们之间的一切。 Posted by Picasa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