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8日星期四

点名批评谈股票的沙黾农一

点名批评沙黾农一证券是我博客的一个分类,但是在这个分类中却鲜有我的文章,尽管我对自己的证券知识及操盘水平自信满满,对12年的股票操作经验信心十足(此处省略自吹自擂5000余字),但对于经常性的写些操作建议及实盘攻略,仍然是缺乏耐心与兴趣的。但最近却蠢蠢欲动,总是想坐下来写点什么,一方面是想点名批评一位股市活跃人士,一方面又想点名表扬一位股市活跃人士。在文字展开前,需要先对市场有个基本认识,深沪股市自2005年开始一路上涨,最高到07年10月的6124点,今日收盘4299点。


老沙博客是沙黾(min)农活跃在新浪博客阵地上的财经博客,目前始终排在新浪财经博客的第一位置,博客内容则主要是点评、预测、前瞻证券市场走势。他的博客不是我自己跑去看的,是一位朋友强烈推荐给我才关注到的,看了几天以后,就总是跃跃欲试想留言讥讽他甚至是辱骂他,但咱们是写博客,不是耍流氓,不能动不动的就去骂一个人,因此将骂这个字眼变化成为点名批评。咱们可以先摘录一部分他的博客标题:市场在等待一个信号/股市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民生问题/以两亿多次点击量的名义/股市不能变成强势群体侵占社会财富的场所/探底--补缺--大阳/挖坑正好下种/唱多,最朴素的道理/股市下雪谁来扫等等。再来看看他博客中的显眼红字介绍:2008年所有支持中国证券市场繁荣稳定健康发展的“利好”都会使社会更加和谐;2008年所有不利于中国股市走出慢牛行情的利空或言论都会继续遭到投资者唾弃!2008年,大家一起来泡博;2008年,炒完奥运买世博!

我真想朝着他的脸上“呸”上一口吐沫,顺便再在他的脸上把吐沫揉开。就这个水平这个素质,居然也能在新浪财经阵地占领第一位的排名。我估计此人是在48.62满仓中国石油呢吧,恬不知耻的在每天2亿次的点击中大言不惭不知羞耻的伸手乞讨。在他的某篇文章中这样说道:投资者有可能在5350点上方过元旦!在5500点上方过春节!在劳动节前见到6200点!在奥运前见8000点!我的这一预计只可能是低估,不可能的高估!在这样一个有着广泛阅读群体的博客上,在号称每天有2亿次点击的博客上,将盲目乐观的情绪,毫无依据的臆想,夸夸其谈的吹嘘与哗众取宠,裹挟着新浪博客的宽硕旗帜,毒害了一批又一批的中小投资者。就这样一个在48大谈中国石油将冲上百元的投机分子,就这样一个在大盘稍有下跌就叫喊着让政府救市的卑微奴相,居然也能夸耀自己创办了《大江南证券》《证券大参考》《证券大智慧》等等所谓财经杂志,啊~~~我呸!

证券市场是一个自由波动的市场,是谁给了你这样的理念,中国股市在2008年只许上涨不许下跌?6000点到4000点连618的分割位置都没有达到,凭什么政府就要为了让你解套或者为了让你赚钱来进行所谓的救市?是谁传递给你一个思路,证券市场是一个民生问题?凭什么要在市场下跌的时候就要给你一个信号?证券市场的每一位参与者,都应该首先树立的是风险意识,你愿意在48元买入中国石油,你就应该承担在24元亏损累累的现实,凭什么要政府为你修改印花税,要政府为你缩减融资比例,要政府为你推出抄底基金,你十足的奴相与一脸卑微的乞讨嘴脸,我看就差跟政府说,来吧,给我10块钱吧让我混个晚饭吃,不然我一旦饿死,这个每天2亿次点击的博客会引来很多民生问题的。

股市有自己自身的规律,尽管中国市场从来都是以政策引导为趋势的,但是作为一个知名的财经博客,更多的是应该提倡及推动公正公开的交易环境,更多的应该是承担知名财经内容的引导及教育义务,公示风险倡导价值。深沪股市目前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处于年线下方,历史上只有一次在有效跌破年线后产生过小波段的上扬行情,其他每次年线的击穿都带来相当幅度的下跌。目前市场每天仍然在进行顽强的抵抗,妄图攻击收复年线位置,在下周3倍于中国平安流通盘的流通股解禁,将直接消耗资金2000亿,很多可以看到的不利影响在左右着市场走向,这不是哪个政府哪个人可以发一条消息,推一个基金可以扭转的,用民生问题套用在证券市场,妄图要挟逼迫政府从而实现某个人或者某几个团体实现小利益,我看手段是卑劣的,性质是严重的,今天时间有限,对沙黾农的点名批评还没有结束,随后待续。

5 条评论:

Qiu Xianli 说...

对于股市,从未涉足过 呵呵
没钱

但是我知道许多所谓的股评者,他们的观点绝非对立的,正如许多新闻评论者一般

Chen Bo 说...

哈,现在这年代,多写点股市的,一定能吸引眼球。
偶也跟你学学,呵呵

禾草唐楷 说...

盲目乐观,高企的市盈率与估值总是有解释合理的理由,国有资产通过各种途径吸引资金在高位变现,谁是最大的买家?是基金,谁是基金最大的买家?是老百姓~~~

听风观月 说...

N久没来过了,过来踩一教。

禾草唐楷 说...

听风观月,你好,是啊,好久好久都没有联系了,刚才过去你那边看,也很久都没有更新了,是不是已经叛变了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