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日星期三

雪后的乡村小路

大雪笼罩的乡村小路

新年大假三天,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严寒中,窗上已挂满厚厚的冰花,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人走在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电视中正在播放湖南卫视的迎新年晚会,超女快男站满舞台,黄头发,金头发,白头花,花头发,蹦蹦跳跳,吵吵嚷嚷。那个何洁终于捣弄出一张惊悚的脸,表情仪态好似退居二线的咔嚓咔嚓;男孩子们则你追我跑,穿着酒店门童的迎宾工装,用走调的高音诠释着爱情,人生与理想。台下的观众们并不配合,他们打量着这帮人,冷漠中透着残忍,他们没有喝彩。

新年前去昌吉办事,那天刚刚好是大雪后的初晴,世界一片纯白,景致非常优美,从昌吉回家的路上并没有走高速,而是专门绕道乡村小路,就为欣赏大雪后的景致,当时的气温非常低,大概有零下三十度左右,道路上是厚厚的冰雪,乡村边曾经的鱼塘已经被皑皑积雪掩埋,只剩下池塘边枯黄的芦苇在寒风中摇曳,冬季凋零的白杨树整齐的排在乡村小路的两边,旷野中没有人烟,车内CD的歌声悠扬哀怨,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出冬天乡村小路最美的一幕。在城市中,积雪清扫已经越来越现代化,孩童时代记忆中那厚厚的积雪景色早已不复存在,科技与时代的进步,为我们营造舒适整洁的城市环境,但何尝没有粉碎掉天地间纯朴自然的美丽呢?










































































































































































































































图片记录2008新年,图片中有老爸的书法作品,老妈的手工绢花作品,儿子的印象派大师绘画作品等。我童年中的冬天是丰富多彩的,可以追着跑着的大卡车并扒在后边在马路上滑很久,打牛,打雪仗什么的,现在的孩子似乎都没有这些乐趣了,他们要在家里补习功课,因为就要期末考试了。在父母家楼下,儿子提议说要在雪地里边玩一会儿,我坚决地支持他,给他戴个大帽子,厚手套,他一蹦子跳在雪地里,连滚带爬,不知道他在玩什么,但是看的出来他非常开心。在给他们奥数,英语,作文,考试成绩的时候,也需要给他们一张冻的红扑扑的脸,你说对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