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5日星期二

崔健时代的晚上

崔健时代的晚上

崔健对我来说是一个时代,从懵懂青春的一无所有,到满目沧桑的外面的妞儿。当他挽着一长一短的裤脚在舞台上扭着秧歌一般步伐的时候,也唤醒了我们心中的躁动与激情。曾经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我们是看不到他,听不到他的,他消失遁迹,每当有新专辑问世,也都是从一位做音像销售的朋友那里才知道,还清楚的记得在他第二张专辑解决出版的时候,自己是在一个大雪的下午跑去很远的一家音像店买的,那时的我真的是迎着风雪向前,我要寻找点刺激,我要寻找我的护士姐姐。

我想我一生都会做他忠实的歌迷,我屈服的接受他最新的音乐风格,他的歌词对我来说是诗歌:并不可惜,并不可气,我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正好长在一个春天里。这样的句子曾经是我MSN上的签名。他的每张专辑,我都要寻找机会,获得专辑封面上他的签名,我分不清楚是一种音乐令我痴迷,是一个摇滚歌星令我痴迷,还是一段光阴令我痴迷。如果说崔健与其他音乐人有不同的话,我想应该是他把音乐深深的刻上了时代的烙印。一无所有到网络处男,花房姑娘到舞过三八线,他思维清晰,目标明确,你的人生就走在他的音乐光碟一圈圈的音轨上。

有人比喻他是摇滚的教父,再或者说他依然有着坚硬的蓝色骨头,但让我看崔健却正在度过自己时代的晚上。摇滚应该是震撼心灵的,无论是青春,叛逆,嘶吼,还是委婉抒情欢歌蜜曲,能震撼我的,那就是摇滚无疑了,你不一定要有枪炮玫瑰哀怨哭泣的吉他,但你必须要有哭泣。所以当我在听周笔畅的浏阳河中最后结尾部分李谷一那短短两句唱腔的时候,我甚至认为,其实李谷一也是一位摇滚歌星。在崔健众多的音乐作品中,我最迷恋的歌曲是宽容:我的两眼睁开却充满委屈,看着你的样子我更感觉到压抑。而最美的歌词当属最后一枪:一颗流弹打中我胸膛,刹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崔健现在每天沉迷的电子音乐中,你还能听到如此令人悲伤的贝司声吗?




献上我的大作:禾草唐楷版花房姑娘,有点慢可以先暂停缓冲一下。写这篇文章是看到新浪今天有个崔健的专访,他继续延续着摇滚皇帝的神话和传奇,20多年后他又要在工体开演唱会了。当窦唯火烧新京报的时候,也希望崔健能像今天摇滚皇帝一般的出来为窦唯呐喊呼吁一下,但是他没有,从那一刻起,我就认为崔健已经不再摇滚了。就像电影里说的:阿SIR啊,我真的已经离开摇滚很多年了。他试图在夕阳西照的时候,跟上明天早晨的阳光,而窦唯却仍旧守着自己的夕阳,放歌鼓琴,远处是彩霞满天,摇滚时代的夜晚,夕照将窦唯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7 条评论:

Chen Bo 说...

这个吉它手,不会是你吧?呵
人长得挺帅(锄禾同学应该没这么帅),吉它弹得也不错,就是唱得稍稍寒碜了点儿,哈哈

白头翁 说...

不喜欢他的人也就不敢恭维他的作品

禾草唐楷 说...

陈老师,白头翁,哈哈~~祝你们新年快乐那,新年吉祥,合家幸福~~~

mjjin 说...

"当窦唯火烧新京报的时候,也希望崔健能像今天摇滚皇帝一般的出来为窦唯呐喊呼吁一下,但是他没有,从那一刻起,我就认为崔健已经不再摇滚了。" --此话怎讲?关于那件事情,老崔明确是站在窦唯这边的,似乎地球人都知道,在网上搜一下看看?

1月5日我专程赴老崔音乐会,我感觉唯有老崔还在摇滚。老崔是我心目中永远的歌手。

禾草唐楷 说...

Mjjin,谢谢评论,不过崔健当时没有做什么,详情可以去百度窦唯吧查询老帖子,也可以去我的声援窦唯里边查询老帖子。他不冷不热的点评了一下而已,很城府很客观,同时也令人失望。

mjjin 说...

哈哈,不是想跟你争论这个。。

据论坛的朋友讲,1月5日窦唯做为普通的观众参加了老崔的音乐会,出现在工体上。

禾草唐楷 说...

窦唯去了当然好,没有去我看也很自然,毕竟都是发小,没必要,对吧~~~我总觉得摇滚应该是带有很强的叛逆和震撼的,老崔现在已经很温和了,节奏很好,音效很棒,我也很喜欢,但是不是摇滚呢?值得探讨~他总是想赶上第二天早上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