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9日星期三

边塞诗歌节

边塞诗歌节

BLOGGER在中国境内依然处于瘫痪状态,可以后台发布管理文章却无法通过博客地址正常访问。访问禾草唐楷只能通过高瞻远瞩版本,满腔愤懑不提也罢。今天这篇需要吹吹诗歌,诗歌本是艺术,但放在诸如韩寒这样的司机眼里,却变成了垃圾。记得在韩寒和诗人的论争中,陕西的伊沙曾经讥讽韩寒为“小奶嘴”,这比喻相当精彩,当诗人用诗的方式骂人的时候,杀伤力极大,这也是韩寒为什么只隔2天便迅速夹起尾巴悄无声息的重要原因。诗歌高度凝练,并句句见血见肉。

最近看了一场边塞诗歌节的开幕,看明星大腕大角儿们的演出不稀罕了,看诗歌节倒是头次,预期现场感受了一下诗人诗歌和诗情。新疆的诗人包括文人,也有些知名的,不过像我们这样层次的可能是半个都没有听说过,知道艾青曾经在新疆兵团很多年,知道郭小川似乎也是,好像还有个周涛什么的,水平就只到这儿了。我们水平不行,但架不住有些领导的水平很牛,据传闻似乎是某个兵团领导对诗歌有着割舍不下的情结,才促成这样一场诗歌的盛会。想象着诗人们站在舞台上,激情荡漾的抒发心中的感慨,念诵着“当紫葡萄化作深秋的露水”这样的诗句,内心总有几分蠢蠢欲动。



















































































































































































































结果去了才发现,并不是诗歌节晚会而是“诗歌节朗诵晚会”,本幻想着能借机偷窥一下本地诗人的风貌风采,结果舞台上来来去去的尽是些电视台,电台的主持人,这些个人终于找到了发挥的沃土,用或浑厚或激越的声音念诵着“北风卷地百草折””不教胡马度阴山“。失望情绪油然而生,但我却绝不能为这样一场演出大唱反调,为什么?因为我地亲爱的在这堆人中间,看吧,上边这堆图片中就有她,聪明的读者你能发现她吗~~~

博客不能注水,文字本应真诚,既然咱们写的标题是边塞诗歌,好歹也要说说我们的边塞诗人。内容摘录自网络,对我算是一个边塞诗歌的普及。周涛那个年代的诗人不提也罢,咱们就说说目前仍旧活跃在新疆乃至全国诗歌平台上的一些著名诗人:杨子沈苇都从内地的大学中文系毕业,对于简短的中国新诗史耳熟能详,又都从浩繁的外国诗海中捞拾了不少贝壳,杨子的诗和中国内陆诗人们保持在不离不弃的精神风向上,早早开始了“逃避感情”的先锋操练;沈苇的诗有恃无恐地追求着“华丽、明亮与大气”。黄毅的诗和人是合一的,在他的诗中显出令人感动的真切和实在。

黄毅在他的诗歌《欲飞之树》中写道:
但是,天空凌驾在所有飞翔的头顶
对于飞翔来说
没有比无止境的攀升更伤神
没有彼岸 鹰的浪头
只能拍打着空寂

文字真是优美,对吧?天空凌驾在所有飞翔的头顶,意境真好。但说起现代诗歌,我还是喜欢伊沙,他生活在陕西,不知道算不算半个边塞诗人。记得是15,6年前吧,他那阵好像是《女友》杂志的一个编辑,看他的文章知道了食指,而且当时他貌似崔健的忠实粉丝,编辑的很多篇文章是说崔健的,那个年代,文化领域要比现在开放的多,看着他篇篇文笔辛辣的文章,直呼过瘾。

伊沙在他的诗歌《对韩寒的粉丝团还有一句紧要话未及赐予写成诗》中写道:
给皇帝当太监
倒也罢了
还算合逻辑
像你爷爷
像你爹
小的们
给太监当太监
这算怎么回事呢?

伊沙在他的诗歌《漫画》中写道:
头戴瓜皮帽
脑后大辫子
身穿长衫的
小白脸
开着跑车
绝尘而过
他,是二十一世纪
中国底青年底偶像

幽默之处在于,被讥讽为太监的偶像博客访问量已经突破亿次。而用思想凝练的诗人文字不过刚刚接近30万而已。面对边塞诗歌节,没有欣赏到本地诗人的作品和诗人激情浪漫的现场演绎,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不过有总比没有强,一场视觉美感的诗歌节朗诵演出,也算宏扬文化,激励文化的好事,这样的活动比选秀强,但残酷的现状是,真的有几个人去看那?有几个年轻人去看那?

14 条评论:

Chen Bo 说...

偶就对你的“亲爱的”感兴趣,哈哈
从上面这些图中肯定猜不出是哪一位。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美女!
你太有福了!

禾草唐楷 说...

哈~~~陈老师,美不美就不关心,关键要能干活,洗碗啦,做饭啦,擦地啦,捶背啦,换个煤气买袋米啦,全指望她那~~~

Qiu Xianli 说...

呵呵 中秋快乐!

GG 说...

中秋快乐~~偶刚刚旅行回来~

个人觉得中国诗歌早就死了~

●毛毛虫● 说...

谢谢你闲暇时还去访问我的博客,由于blogger在抽筋,我也是很久未曾访问大家的博客了,很抱歉!今天重新通过代理回来了,很是兴奋……

Yubao 说...

国庆快乐,为了“促使”你及时更新博客,我已经点名你完成这个游戏,具体请见:
http://iyubao.blogspot.com/2007/10/blog-post.html

龙猫 说...

唉~~~为什么blogger这么命苦呢

Chen Bo 说...

偶在这里提到你(还有你那口子,和那小口子,哈哈):
http://chenbo.blogspot.com/2007/10/game.html

禾草唐楷 说...

Yubao,陈老师,国庆出去玩了刚刚回来,上班第一天,稍后拿出时间来就接龙,哈哈哈~~~

arjuna 说...

"给皇帝当太监
倒也罢了
还算合逻辑
像你爷爷
像你爹
小的们
给太监当太监
这算怎么回事呢?"这个写的强。
个人认为中国的诗没有死,死的是文学创作的大环境和中国所谓的文人本身。

Chen Bo 说...

我忽然发现你博客的PR值已经到4了(google toolbar显示的)。是不是真的?

禾草唐楷 说...

陈老师,我PR从年初开始就已经是4了,呵呵。

更生长子 说...

Blogger能访问了!!!
还不更新?!

一叶 说...

好久没有来了,诗?想当初也曾经话了好大力气去学习的。现在,似乎,已经忘了还有诗歌存在了。